网络行业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3岁ldquo性启蒙rdquo [复制链接]

1#
海南白癜风微信交流群 http://www.xianmeng.net.cn/fengshang/xinchao/870.html

康熙8岁登基

同治6岁登基

光绪4岁登基

末代皇帝宣统登基时只有3岁

这些位高权重的“娃娃皇帝”

小时候都玩些什么呢?

古代的皇子们一般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进行性启蒙了。中国的古代社会,是以皇帝为中心的,实行的是皇权至上、皇权专制的政治制度。自秦始皇创立皇帝制度开始,中国的帝王们经历了长达两千年的更迭交替。

千字文,由南北朝时期梁朝散骑侍郎、给事中周兴嗣编纂、一千个汉字组成的韵文(在隋唐之前,不押韵、不对仗的文字,被称为"笔",而非"文")。梁武帝(-年)命人从王羲之书法作品中选取个不重复汉字,命员外散骑侍郎周兴嗣编纂成文。全文为四字句,对仗工整,条理清晰,文采斐然。《千字文》语句平白如话,易诵易记,并译有英文版、法文版、拉丁文版、意大利文版,是中国影响很大的儿童启蒙读物。

文中字本来不得有所重复,但周兴嗣在编纂文章时,却重复了一个"洁"字(洁、絜为同义异体字)。因此,《千字文》实际只运用了字。中国大陆实行简化字、归并异体字后,其简体中文版本剩下九百九十余个相异汉字。

基本信息

作品名称

千字文

作者

周兴嗣

创作年代

南北朝

作品出处

千字文

文学体裁

四言韵文

相关作品

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

目录

1作品原文

2注释译文

3创作背景

4鉴赏评价

5轶事典故

6相关影响

7作者简介

data-linktype="2"data-logid="h2-title"style="color:transparent;background:url("
  王艺博自顾自吐槽,兴许外面的世医院的植物人了,那个混账青年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抓进牢里去。


  王艺博想了很多,从小到大放荡不羁的回忆,也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点光亮。


  王艺博觉得可能是医生大发神威救活了自己,终于可以醒过来继续以前颠鸾倒凤的生活了,所以死命地向光源处靠近。


  “系统检测到最符合宿主的身体,进行夺舍。发现危险印记,进行销毁。销毁成功,夺舍继续。”


  “啊~”王艺博惨叫一声。


  自己多久没感受过这种痛楚了?那个绿帽青年用刀捅自己顺带扭几下都没这个痛。也就以前脚踏两条船被一个女生猛踢蛋蛋时才感受过这种疼痛。


  惨嚎声响彻云霄,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结束。


  王艺博全身冒着冷汗,喘着粗气虚脱累倒在地上。


  屁股下面好像搁着什么东西让筋疲力尽的王艺博觉得十分不适,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翻了个身,睡着了……


  再次醒来的王艺博是被尖叫声吵醒的,一个金发碧眼蠢萌蠢萌的小萝莉吓瘫在地上大叫。


  “医院里面不能喧哗吗?”


  王艺博说完咳嗽两声,看来太久没用嗓子连声音都变沧桑了。


  “怪,怪物……妈妈救我!”小萝莉全身发抖低声呜咽,用为数不多的力气喊了出来。


  “艹还bb,医院里的规矩吗?”王艺博晃动地站起身来,似乎是不适应这具身体。


  不过这小妹妹长得到蛮可爱,王艺博忍不住调戏道:“你要是再吵的话你妈妈就不要你啦!”


  把小女孩吓得安静下来后,王艺博才有闲心观察四周。咦?医院,脚下怎么是一片绿呢?


  咦?我的视野里好像有一双比较凶悍的手,那种没有人皮,赤红却坚硬似铁仿若恶魔的手。


  呃……眼前这跟晃来晃去的大几把也有点奇怪,自己红黑的灭世巨龙什么时候这么大了,就算是陈伯也有点过分了。


  ……


  卧槽,我皮肤被人扒了还装了条大尾巴?不对,这样子有点像动画片里的恶魔。


  王艺博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的腿,觉得坏事了要完。看来自己死后穿越变成了一个恶魔,还是特别丑会吓到小孩的那种。


  可是最主要的是,自己的灭世巨龙虽然大了不少,但是位置从前面移到了后面,看来以后无法愉快地生活了。


  而自己变成这副狗屎样,要是被别人发现,肯定要被全国通缉捉拿归案,然后摆在实验台上被一群人解剖。


  王艺博想起曾经谈过的一个医科妹子,心里一阵后怕。


  机智的王艺博两脚冲到小萝莉面前,装作凶狠地说道:“小妹妹你只要再敢发出任何声音我就把你给吃了!别叫你妈了,就算你爸来也没用!你只有听我的话。”


  小萝莉哭红的眼睛看着王艺博,低声又抽泣了两下,然后瑟瑟发抖地点了点头。


  “嗯,乖。”王艺博嘿嘿一笑,十分渗人。


  “系统物质分析完毕,获得技能火球术,升级获得技能五级火球术。”


  “获得技能火墙,升级至五级火墙。”


  “获得技能飞行术,升级至五级飞行术。”


  ……


  王艺博的耳边好像有个声音bb了半天,但实际上只过了一瞬间。


  忽然爆炸性的记忆朝大脑涌来,疼得艺博满地打滚。


  小萝莉在一边看着这个满地打滚的赤色大蜥蜴都看蒙了,回过神来才发觉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,一溜烟儿跑没了影。


  “系统检测灵魂与肉身彻底融合完毕,物理抗性,魔法抗性增强。”


  “系统检测到主人不喜欢目前形象,搜索记忆库开始化形,选择完毕,形象进行优化,与当前骨龄进行匹配,匹配完毕,化形开始。”


  又是一阵剧烈疼痛,疼得艺博只能冒冷汗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
  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那个小萝莉的声音,好像还在骂自己,真奇怪……这是艺博再次倒下前的记忆。


  ……


  “唉,老哈特啊,你还是把爱丽丝送走吧。这样下去村里的人对你们家都会有意见啊。”说话的是一个羊胡子老头,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。


  和他对话的人剑眉虎眼,身躯挺拔地坐在对面,此刻一语不发低头沉默。


  过了好久才回道:“不管我的女儿怎样我都不会抛下她,大不了带她离开村子,天大地大我哪都能去得。”


  “唉,你自己,好自为之吧。算命先生不会错的,这几个月也应验了他的话。灾星啊灾星,如今你家婆娘危在旦夕,再不把她送走,怕是有危险了啊。”


  椅上的男人虎躯一震,心里又颤抖起来,刚想说什么却又止住,犹豫了许久,叹息到:“卡尔村长,我,唉……我会把爱丽丝送走,但请您一定把我内人治好,我不能没有她啊。”


  “是了是了,你放心吧,我会请牧师大人亲自过来的,你放一万个心把孩子送走吧,挑个好去处好人家,别苦了孩子,只要你不说她的生辰八字,想来那些大户人家都会收下她的。”


  “是……”男人抽噎道,这是他生平为数不多的落泪。

卓是私家侦探,开张不久的一个早晨,来了个叫吴明的年轻人告诉他,自己需要帮忙。吴明告诉他,昨天晚上,自己突然接到电话,有朋友约他去咖啡馆。他匆匆赶去,却空无一人。他拨打朋友电话,朋友告诉他,自己去国外旅游去了。

看来,是有人开玩笑。他无奈地打的回家,发现门已被撬,家里东西很乱。他忙搬开床,撬开一块地板一看,自己藏在那儿的一块祖传玉石不见了:这东西从无外人知道啊。

朱卓听了提醒,不会是他随嘴说出去的吧?

吴明摇头,这么贵重的东西,怎么会乱说。


 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,月亮被乌云遮盖,风雨飘摇。


 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,在她的眼中,是一片火光的投影。


 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,照亮了整座迦南,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,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。


  迦南,他们的家乡,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,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。


 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,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,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,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。


 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,死后连渣都不剩。


 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?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,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。


 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,她想要冷静下来,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,那是她父母的鲜血。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,或者说,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,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。


  “哒,哒,哒。”令人绝望的脚步声,冰冷无情。


 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,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
  大概我要死了吧,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……洛洛紧咬牙齿,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,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。


  “砰。”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,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。


 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,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
 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,洛洛心想。


  她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。


  ……


  塞瓦斯托波尔,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,贸易发达。人们富足安康,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,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,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。


 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,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。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,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。


  但是好死不死的,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,父亲好像还认识他,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。


  对方才几岁,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?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……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,反正就是吃醋了。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,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。


 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,开口就要戒指。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。怀特也想辩解什么,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,出了名的赌博败狗,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。


  好了,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,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,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,真是亲爹亲妈啊。


  “呃……杰克?”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,低声询问道。


  “嗯。”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。


  “那啥,真是……不好意思,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。”


  “没事。”杰克微笑。


 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,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。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,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。


 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,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,有男有女。


  “不是在当铺吗?”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,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。


  “呃……当铺嘛,你懂啦,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,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。”


  杰克点点头,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,这家赌场门口挂着“澳门皇家赌场”的牌匾,甚是嚣张。


  “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,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?”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,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。


  “你你你,我特么社保。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,他的赌运是真的菜,十有九输。


  “我们来拿回戒指。”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,开口道。


 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。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,发起了愣。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,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。


  “哦哦哦”,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,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:“小赌神,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?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!”


 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?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。


 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,月亮被乌云遮盖,风雨飘摇。


 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,在她的眼中,是一片火光的投影。


 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,照亮了整座迦南,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,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。


  迦南,他们的家乡,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,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。


 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,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,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,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。


 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,死后连渣都不剩。


 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?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,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。


 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,她想要冷静下来,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,那是她父母的鲜血。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,或者说,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,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。


  “哒,哒,哒。”令人绝望的脚步声,冰冷无情。


 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,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
  大概我要死了吧,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……洛洛紧咬牙齿,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,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。


  “砰。”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,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。


 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,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
 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,洛洛心想。


  她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。


  ……


  塞瓦斯托波尔,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,贸易发达。人们富足安康,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,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,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。


 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,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。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,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。


  但是好死不死的,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,父亲好像还认识他,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。


  对方才几岁,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?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……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,反正就是吃醋了。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,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。


 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,开口就要戒指。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。怀特也想辩解什么,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,出了名的赌博败狗,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。


  好了,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,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,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,真是亲爹亲妈啊。


  “呃……杰克?”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,低声询问道。


  “嗯。”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。


  “那啥,真是……不好意思,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。”


  “没事。”杰克微笑。


 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,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。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,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。


 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,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,有男有女。


  “不是在当铺吗?”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,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。


  “呃……当铺嘛,你懂啦,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,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。”


  杰克点点头,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,这家赌场门口挂着“澳门皇家赌场”的牌匾,甚是嚣张。


  “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,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?”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,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。


  “你你你,我特么社保。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,他的赌运是真的菜,十有九输。


  “我们来拿回戒指。”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,开口道。


 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。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,发起了愣。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,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。


  “哦哦哦”,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,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:“小赌神,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?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!”


 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?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。

吴明说罢拿了张卡,里面有四万元,作为侦探费预付给他。而且保证事成之后,自己再当重谢。朱卓答应下来,可是,基本没有什么线索啊。就在这时,吴明又打他的手机,告诉他,自己那儿还有线索,让朱卓快去。朱卓忙告诉他自己马上就来,话没说完,手机那边,吴明突然传来叫声:“不……别……啊─”

朱卓心里一惊,连喊几声都没人应。他觉得吴明可能出事了,于是拦辆出租向吴明家赶去。到了地方,吴明家门开着,屋里窗帘拉着,一片漆黑。他连喊:“吴明,吴明!”不见人答应,突然被什么一绊,一跤跌倒在地上,身下软乎乎的,拉开窗帘一看,竟然是吴明。吴明胸口满是鲜血,看来已不行了。看见他,垂死的吴明道:“不接手这个案……就算了,可为什么要……杀我?”

朱卓大惑不解:“我?”

吴明气喘吁吁地说:“不是你……能是谁?”

朱卓迅即明白,有人假扮自己来杀吴明灭口。对,那人一定知道吴明请自己侦破案件。于是假扮自己,将吴明刺成重伤,这样,吴明一定会告诉警察是自己刺伤他的,那样一来,玉的丢失,也可顺茬推在自己身上。

果然,吴明说他已报案了,警察马上就到。

朱卓头上冷汗直冒,突然看见一张面具扔在地上,拿起来一看,是仿画自己的,非常逼真。这个杀手戴着这个面具,黑暗之中,吴明当然以为是自己。杀手达到目的后,慌乱中,很可能不慎把它丢在了这儿。

他拿了面具让吴明看,吴明一把攥住他的手:“我……冤枉了你……”然后,吴明张着嘴竭尽全力道:“他虽……蒙面,可小指……是……断……指……”然后,停止了呼吸。

朱卓落下泪来,他知道警察快来了,到时自己将百口莫辩,拿着面具能说明什么呢?警察一定会认为自己欲盖弥彰。他得逃走,找到真凶,替这个死不瞑目的受害人报仇。

刚回到家,外面响起敲门声。他开了门却没人,门下放着封信,打开来,一叠照片落下来,照片上,他浑身血淋淋的,站在死去的吴明身边。他脑袋嗡一响,直觉告诉他,他去吴明那儿,杀手并没逃走,而是躲在暗处偷偷拍摄了这一切。目的无他,就是为了栽赃陷害。

果然,他手机随即响了,一个声音道:“你杀了吴明。”

他驳斥:“不,是你。”

对方告诉他,自己有证据。现在,自己只有一个小小要求,这件事他最好别查,不然,自己会把照片贴到网上。朱卓气坏了,发誓自己绝不会停止的。对方狠狠道:“好吧,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说着,狠狠挂断。

朱卓有点饿,出去吃了碗面条,回家已是晚上八点左右,他掏出钥匙刚打开门,就嗅到一股恶臭,一个东西落下来,撞在脖子上,毛茸茸的。他一把抓下来,竟是只死猫。猫的脖子上放着张卡片:听我的,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。随之,他的手机响起,一个声音轻问道:“感觉如何?”

他咬咬牙,冲入屋内,打开窗子朝外望去。花园中站着个人,隐约的灯光下正在打电话,那人戴着墨镜,不时抬头望着他的窗子。他猜测,自己回家推门,电话马上打来,说明那人就在附近。现在看来,可能就是这个戴墨镜的。晚上戴墨镜,也是可疑的。他一边打电话,一边悄悄出门下楼向花园走去。走近了,听见那人在笑:“不听我的,你死去吧!”

朱卓冷哼着扑了过去。那人一听风声,回头一看,拔腿就跑,朱卓使劲追了过去。

这儿靠近城中村,那人钻入一条小巷,身子一闪进入一扇门中,朱卓也随后冲进去。

房内灯亮着,里面空空的。他正到处找着,身后传来声音道:“你要找的在箱中。”他回头一看,是个胖子。胖子走过去,一只手一翻,一个沙发套被掀开,里面是中空的,堆着一摞摞的钱。朱卓一惊,猛地醒悟过来,最近新闻播报,有两个蒙面人抢劫银行,抢去大量钞票,很可能就有眼前这位。他结结巴巴道:“你……是银行劫匪?”

胖子白着眼:“你不是在抓我们兄弟吗?”接着恶狠狠道,自己最近接到信息,他们抢银行的事被一个叫朱卓的私探盯上。他以为是传言呢,没想到,今天这私探真上门来了。说着,亮出匕首。朱卓忙申明,他在寻找一个嫁祸于自己的人。

胖子冷哼道:“小子,无论是与不是,你知道了一切,就别想活着离开了。”说完,喊道,“兄弟,一起把这小子做了。”随着叫声,戴墨镜的走出来,拿根绳子,让朱卓把自己的脚绑上。在匕首威逼下,朱卓只有照办。然后,戴墨镜的走过去,把朱卓的手绑紧。

胖子很满意,说就这么办,把这小子抬出去活埋了。就在胖子俯下身来抬朱卓时,一根木棒狠狠砸下来,胖子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,打死胖子的正是戴墨镜的。戴墨镜的笑着取下墨镜,不是别人,竟然是白天死去的吴明。

人人都说,皇帝是真龙的化身,但毕竟也是人吧?有人的地方就有无知,皇帝们也不例外。皇帝们从小需要学习的除了读书知识外,还需要一些生活技能,例如洞房花烛夜应该做什么。

皇帝这么小就“开窍”了!业余生活真是羡煞旁人呀!其实小皇子们的“玩具”还有更新鲜的!

今天就给大家带来

清宫玩具大锦集

看看这些小皇帝

都玩了些什么“高级”的玩具吧!

1

发声类

“声音”是吸引儿童注意力的重要元素

清宫收藏的可以发出声音的玩具很多

如可自已演奏的木质口风琴、

通过上弦发出动听声音的玩具

如八音盒和鸟音笼

都是当时皇宫里最时尚的玩具

▲八音盒,19世纪,瑞士制造,高22cm,长48cm,宽28cm

八音盒制作技艺精湛

其清澈透亮的天籁之声

给人们带来美妙的享受

它历来都被称为

音乐工艺品中的贵族

是平民阶层难以企及的梦想

▲八音盒内部细节图

故宫藏的这个木制八音盒

可以演奏八首中国乐曲

估计是瑞士人为清皇帝量身定制的

上弦后,随着清脆的音乐响起

蝴蝶锤敲击钟碗合奏

两侧的舞蹈人偶也随着乐曲舞动

▲长方嵌石镀金鸟音笼19世纪末法国制造高71cm宽41cm×30cm

音笼是一件机械玩具

传统的鸟笼本为竹条编制

但这件鸟笼却改为镀金铜丝编制

颇具西洋风格

上弦开动后,随着音乐响起

两只栖息的鸟开始转头鸣叫

翅膀和尾部不时抖动

树上蝴蝶也随之振翅

▲木口风琴,清,长49cm,宽9cm,高6cm

作为玩具,由于口风琴易掌握

容易吹出简单的旋律

使得它成为宫中

十分受小皇帝欢迎的

神奇发音玩具

▲霸王鞭,清,长83cm,直径1.5cm

霸王鞭就是俗称的“金钱棍”

在竹棍中间镶入铜钱

孩子们持鞭对打

铜钱铮铮做响

带响儿的霸王鞭

给皇子们带了不少欢乐

2

民俗节气类

中国自古是农业大国

掌握节气至关重要

不同时节做什么事,举行哪些活动渐成习俗

各项娱乐活动应运而生

应节应景的玩具也相继问世

▲清人绘《大公主大阿哥庭院游戏图轴》故宫博物院藏

平鼓又名年鼓

每遇腊月时节至来年正月

数十天年节庆典里太平鼓声不断

鼓柄下挂数串金属环

舞动时可发出清响

玩时且击且舞

亦可唱“太平歌词”

《庭院游戏图》中

穿蓝色便服的大阿哥正要点炮竹

一边红袍绿褂的小公主

左手所持正是太平鼓

▲清人绘《弘历岁朝行乐图轴》(局部)

旧时元宵节前后

商贾于市集以花灯、百货

珠宝、罗绮等进行贸易

称为灯市

花灯上绘古人故事和山水花卉等图案

寓意吉祥太平

宫中也要应节制作

“童子抱鱼”纱制灯笼、纸制小红灯笼

《弘历岁朝行乐图轴》里

柱子旁粉衣童子手持的

就是鱼形花灯

▲童子抱鱼吊灯清长21.5cm宽11.7cm高19.5cm清宫旧藏

故宫藏的这件吊灯

以铁丝做骨架,以彩绘纱质为灯面

纱上双面画童子抱鱼,两侧绘蝙蝠

有“年年有余”“多子多福”寓意

画面绚丽多姿,充满了喜庆色彩

▲清人绘婴戏图册

《婴戏图册》里

最右小童手持的是

“鹿踩灵芝”形灯

▲泥制兔儿爷

兔儿爷最初是人们

将月宫中的玉兔

人格化形象化为泥塑

并在祭月时一起祭拜

到了清代便成了

典型的节令儿童玩具

▲泥制兔儿爷

▲玉兔

▲玉兔

▲小莲蓬、小粽子

端午节粽子当然少不了

除了吃粽子

清宫后妃还会亲手缝制

小莲蓬、小粽子

供小皇帝佩戴把玩

▲纸鲶鱼风筝风筝上绘有海水江崖、宫殿及仙鹤等纹样

清明时节春风习习

正是放风筝的好时机

清宫特制风筝

质地以纸、绢或绫子为主

造型有龙、蝴蝶、鲶鱼

但与民间不同的是

风筝图案上多装饰

海水江崖、龙纹、宫殿等

皇家独有的图案

彰显贵族气质

▲纸龙式风筝故宫博物院藏

▲空竹,清,小者高11.5cm,直径9cm;大者高15.5cm,直径12cm

空竹是中国民间常见的玩具

有关空竹的最早记载见于明代

它以竹木为材料制成

中空,因而得名

清代曾与空钟混称,俗称响葫芦

▲蛐蛐、蟋蟀罐,清代

重阳时节斗蟋蟀

在旧京城

上至王公贵戚,下至平民百姓

都对养蛐蛐、斗蟋蟀有浓厚的兴趣

小皇帝们也十分喜欢

宫女太监们被派去抓小虫是常事儿

3

玩偶类

▲清宫小皇帝的各路“小伙伴儿”

▲布老虎,清,长36cm,宽16cm,高20.6cm,尾长42cm,清宫旧藏

布老虎是中国传统的手工艺玩具

可以驱邪避灾,带来平安吉祥

当孩子出生时赠送布老虎

希望孩子健康成长

虎食五毒端午送布老虎

能驱邪祛病和祈福

故宫馆藏的这只布老虎

白天小皇子们拿来当玩具

晚上则可作枕头用

▲动物木偶,清,高15cm,长18cm,宽5cm

宫里的小木偶形态多样

猴子、骆驼、黑白小花猪

都十分可爱

活灵活现的动物形象

极易被小皇帝们接受和喜爱

▲“赛璐璐”不倒翁,清,高5.2cm,厚2.2cm,宽2.5cm

不倒翁又名“扳不倒”

无论怎样倾压,始终立而不倒

中国传统形象的不倒翁

憨态可掬

故宫还藏有特别的“赛璐璐”材质不倒翁

▲铜钱编狮子清长22cm宽7cm通高18cm清宫旧藏

狮子用清铜钱币编造而成

雄狮头戴红绒球威风凛凛

雌狮憨态可鞠

编造手法独特

构思巧妙

▲傀儡人清高40cm

傀儡人是传统的中式玩具

结构简单,多以泥塑头部

傀儡人以表演动作为主

在宫中通常是由专人

操作表演给小皇帝看

▲铜镀金染牙箱童子风扇清内务府造办处制作高63cm宽42cm×38cm

宫里没有风扇怎么办?

没事儿

工匠们自会给小皇子想法子

比如这个“童子风扇”

就是消暑利器

童子一手持扇,一手握方巾

一副听候召唤的姿态

时刻准备着为主人驱暑、擦汗

既实用又美观

▲滑稽小丑,清,高20cm,宽11cm

意大利制作的驼背小丑

进入清宫后

给小皇子们带了欢笑

滑稽小丑的尖鼻

大嘴形象和怪异的服装

与宫中皇子司空见惯传统木偶

形成强烈反差

▲翻顶机械人

法国制造的翻顶机械人

一身武丑打扮

上弦后,音乐响起

在乐声中,玩偶腾空翻动

据史料记载乾隆年间

西洋某国曾进贡18个机械人玩偶

竟能演出整部《西厢记》

▲小木马,清,高5cm,长3.5cm,宽0.5cm

▲弹簧小人,清,高8.5cm,直径5.2cm

▲“刘海戏蟾”泥人,清晚期,高15cm,宽9cm

4

家家酒类

在清宫的玩具中

模拟现实的“家家酒”物件是必不可少的

此外有的玩具甚至还具有实用功能

▲家家酒器具

清宫中扮“家家酒”的各式玩具

全都是模仿现实生活中

生活中实用的

家具、工具、炊饮用具的“迷你版”

工艺十分精湛

▲藤编小篮,清,高12cm,长11cm,宽11cm

▲小纺车,清,长14cm,宽8cm,高18cm

▲小银累丝桌椅,清,桌面直径4.5cm,高4.5cm。椅高5.5cm,长2cm,宽2cm

▲小水烟袋及小如意,清,银质。小水烟袋宽2.5cm,高8cm;小如意长7cm,宽2cm

除了小器物

还有一些玩具则是明显舶来的

洋铁带轨道火车、船舶、飞机“模型”

极具真实生活的写照

也是深得小皇帝喜爱的

时新玩意儿

▲小银船,清,高26cm,长24.5cm,宽7.5cm

▲小火车,清,长39.5cm,宽6cm,高11cm

▲小飞机,清,长36cm,宽30.5cm,高9cm

5

益智类

益智类玩具在现代社会颇受欢迎

而在清朝的皇宫中

这类开发智力、寓教于乐的玩具也并不少见

蒙古象棋和益智穿线板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

▲七巧板与益智图故宫博物院藏

七巧图是清宫传统玩具

清代童叶庚更根据七巧板

创造了益智图

使其排列组合更加丰富

成为了小皇子常玩的益智玩具

▲《七巧图》,清,高2.8cm,长15cm,宽8.3cm

▲蒙古象棋清匣长27cm宽27cm

蒙古象棋与国际象棋相似

造型精致形态各异

两将为骑马武士、两炮为狮子

四车为马拉车、四马为立马

四象为骆驼、十六兵卒为端坐小人

蒙古象棋曾一度在清宫盛行

▲西洋积木清木匣长29cm宽8.8cm高7cm

清代西洋积木

作为启蒙益智之佳品

在宫廷中十分受欢迎

清宫廷先后购进数种

英国法国制造的洋积木

有简单的几何形积木

还有组合型积木

有建筑、汽车、轮船等造型

▲西洋积木清木匣长29cm宽8.8cm高7cm

▲游戏动物纸牌,清,长10cm,宽8cm,高4cm

纸牌分两种

一种图文并茂

另一种有图无文字

游戏时小皇子若能

以无字之牌熟练应对有字之牌

就算取胜

既能锻炼记忆力

又增长知识

▲益智穿线板,清代晚期,边长17.5cm,高15.5cm

益智穿线板

是在不同形状木板上设圆孔

用两头穿有铁针的彩色线在孔上穿插

随心所欲地组合成多种几何图形

用来锻炼儿童的形象思维能力

▲手动转花板,清,长22cm,宽8cm

千字文,由南北朝时期梁朝散骑侍郎、给事中周兴嗣编纂、一千个汉字组成的韵文(在隋唐之前,不押韵、不对仗的文字,被称为"笔",而非"文")。梁武帝(-年)命人从王羲之书法作品中选取个不重复汉字,命员外散骑侍郎周兴嗣编纂成文。全文为四字句,对仗工整,条理清晰,文采斐然。《千字文》语句平白如话,易诵易记,并译有英文版、法文版、拉丁文版、意大利文版,是中国影响很大的儿童启蒙读物。

文中字本来不得有所重复,但周兴嗣在编纂文章时,却重复了一个"洁"字(洁、絜为同义异体字)。因此,《千字文》实际只运用了字。中国大陆实行简化字、归并异体字后,其简体中文版本剩下九百九十余个相异汉字。

基本信息

作品名称

千字文

作者

周兴嗣

创作年代

南北朝

作品出处

千字文

文学体裁

四言韵文

相关作品

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

目录

1作品原文

2注释译文

3创作背景

4鉴赏评价

5轶事典故

6相关影响

7作者简介

data-linktype="2"data-logid="h2-title"style="color:transparent;background:url("
  王艺博自顾自吐槽,兴许外面的世医院的植物人了,那个混账青年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抓进牢里去。


  王艺博想了很多,从小到大放荡不羁的回忆,也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点光亮。


  王艺博觉得可能是医生大发神威救活了自己,终于可以醒过来继续以前颠鸾倒凤的生活了,所以死命地向光源处靠近。


  “系统检测到最符合宿主的身体,进行夺舍。发现危险印记,进行销毁。销毁成功,夺舍继续。”


  “啊~”王艺博惨叫一声。


  自己多久没感受过这种痛楚了?那个绿帽青年用刀捅自己顺带扭几下都没这个痛。也就以前脚踏两条船被一个女生猛踢蛋蛋时才感受过这种疼痛。


  惨嚎声响彻云霄,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结束。


  王艺博全身冒着冷汗,喘着粗气虚脱累倒在地上。


  屁股下面好像搁着什么东西让筋疲力尽的王艺博觉得十分不适,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翻了个身,睡着了……


  再次醒来的王艺博是被尖叫声吵醒的,一个金发碧眼蠢萌蠢萌的小萝莉吓瘫在地上大叫。


  “医院里面不能喧哗吗?”


  王艺博说完咳嗽两声,看来太久没用嗓子连声音都变沧桑了。


  “怪,怪物……妈妈救我!”小萝莉全身发抖低声呜咽,用为数不多的力气喊了出来。


  “艹还bb,医院里的规矩吗?”王艺博晃动地站起身来,似乎是不适应这具身体。


  不过这小妹妹长得到蛮可爱,王艺博忍不住调戏道:“你要是再吵的话你妈妈就不要你啦!”


  把小女孩吓得安静下来后,王艺博才有闲心观察四周。咦?医院,脚下怎么是一片绿呢?


  咦?我的视野里好像有一双比较凶悍的手,那种没有人皮,赤红却坚硬似铁仿若恶魔的手。


  呃……眼前这跟晃来晃去的大几把也有点奇怪,自己红黑的灭世巨龙什么时候这么大了,就算是陈伯也有点过分了。


  ……


  卧槽,我皮肤被人扒了还装了条大尾巴?不对,这样子有点像动画片里的恶魔。


  王艺博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的腿,觉得坏事了要完。看来自己死后穿越变成了一个恶魔,还是特别丑会吓到小孩的那种。


  可是最主要的是,自己的灭世巨龙虽然大了不少,但是位置从前面移到了后面,看来以后无法愉快地生活了。


  而自己变成这副狗屎样,要是被别人发现,肯定要被全国通缉捉拿归案,然后摆在实验台上被一群人解剖。


  王艺博想起曾经谈过的一个医科妹子,心里一阵后怕。


  机智的王艺博两脚冲到小萝莉面前,装作凶狠地说道:“小妹妹你只要再敢发出任何声音我就把你给吃了!别叫你妈了,就算你爸来也没用!你只有听我的话。”


  小萝莉哭红的眼睛看着王艺博,低声又抽泣了两下,然后瑟瑟发抖地点了点头。


  “嗯,乖。”王艺博嘿嘿一笑,十分渗人。


  “系统物质分析完毕,获得技能火球术,升级获得技能五级火球术。”


  “获得技能火墙,升级至五级火墙。”


  “获得技能飞行术,升级至五级飞行术。”


  ……


  王艺博的耳边好像有个声音bb了半天,但实际上只过了一瞬间。


  忽然爆炸性的记忆朝大脑涌来,疼得艺博满地打滚。


  小萝莉在一边看着这个满地打滚的赤色大蜥蜴都看蒙了,回过神来才发觉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,一溜烟儿跑没了影。


  “系统检测灵魂与肉身彻底融合完毕,物理抗性,魔法抗性增强。”


  “系统检测到主人不喜欢目前形象,搜索记忆库开始化形,选择完毕,形象进行优化,与当前骨龄进行匹配,匹配完毕,化形开始。”


  又是一阵剧烈疼痛,疼得艺博只能冒冷汗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
  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那个小萝莉的声音,好像还在骂自己,真奇怪……这是艺博再次倒下前的记忆。


  ……


  “唉,老哈特啊,你还是把爱丽丝送走吧。这样下去村里的人对你们家都会有意见啊。”说话的是一个羊胡子老头,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。


  和他对话的人剑眉虎眼,身躯挺拔地坐在对面,此刻一语不发低头沉默。


  过了好久才回道:“不管我的女儿怎样我都不会抛下她,大不了带她离开村子,天大地大我哪都能去得。”


  “唉,你自己,好自为之吧。算命先生不会错的,这几个月也应验了他的话。灾星啊灾星,如今你家婆娘危在旦夕,再不把她送走,怕是有危险了啊。”


  椅上的男人虎躯一震,心里又颤抖起来,刚想说什么却又止住,犹豫了许久,叹息到:“卡尔村长,我,唉……我会把爱丽丝送走,但请您一定把我内人治好,我不能没有她啊。”


  “是了是了,你放心吧,我会请牧师大人亲自过来的,你放一万个心把孩子送走吧,挑个好去处好人家,别苦了孩子,只要你不说她的生辰八字,想来那些大户人家都会收下她的。”


  “是……”男人抽噎道,这是他生平为数不多的落泪。

卓是私家侦探,开张不久的一个早晨,来了个叫吴明的年轻人告诉他,自己需要帮忙。吴明告诉他,昨天晚上,自己突然接到电话,有朋友约他去咖啡馆。他匆匆赶去,却空无一人。他拨打朋友电话,朋友告诉他,自己去国外旅游去了。

看来,是有人开玩笑。他无奈地打的回家,发现门已被撬,家里东西很乱。他忙搬开床,撬开一块地板一看,自己藏在那儿的一块祖传玉石不见了:这东西从无外人知道啊。

朱卓听了提醒,不会是他随嘴说出去的吧?

吴明摇头,这么贵重的东西,怎么会乱说。


 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,月亮被乌云遮盖,风雨飘摇。


 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,在她的眼中,是一片火光的投影。


 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,照亮了整座迦南,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,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。


  迦南,他们的家乡,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,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。


 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,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,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,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。


 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,死后连渣都不剩。


 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?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,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。


 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,她想要冷静下来,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,那是她父母的鲜血。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,或者说,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,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。


  “哒,哒,哒。”令人绝望的脚步声,冰冷无情。


 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,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
  大概我要死了吧,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……洛洛紧咬牙齿,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,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。


  “砰。”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,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。


 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,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
 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,洛洛心想。


  她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。


  ……


  塞瓦斯托波尔,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,贸易发达。人们富足安康,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,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,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。


 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,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。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,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。


  但是好死不死的,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,父亲好像还认识他,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。


  对方才几岁,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?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……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,反正就是吃醋了。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,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。


 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,开口就要戒指。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。怀特也想辩解什么,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,出了名的赌博败狗,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。


  好了,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,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,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,真是亲爹亲妈啊。


  “呃……杰克?”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,低声询问道。


  “嗯。”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。


  “那啥,真是……不好意思,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。”


  “没事。”杰克微笑。


 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,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。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,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。


 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,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,有男有女。


  “不是在当铺吗?”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,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。


  “呃……当铺嘛,你懂啦,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,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。”


  杰克点点头,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,这家赌场门口挂着“澳门皇家赌场”的牌匾,甚是嚣张。


  “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,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?”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,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。


  “你你你,我特么社保。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,他的赌运是真的菜,十有九输。


  “我们来拿回戒指。”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,开口道。


 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。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,发起了愣。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,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。


  “哦哦哦”,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,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:“小赌神,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?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!”


 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?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。


 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,月亮被乌云遮盖,风雨飘摇。


 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,在她的眼中,是一片火光的投影。


 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,照亮了整座迦南,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,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。


  迦南,他们的家乡,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,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。


 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,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,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,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。


 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,死后连渣都不剩。


 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?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,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。


 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,她想要冷静下来,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,那是她父母的鲜血。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,或者说,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,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。


  “哒,哒,哒。”令人绝望的脚步声,冰冷无情。


 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,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
  大概我要死了吧,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……洛洛紧咬牙齿,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,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。


  “砰。”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,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。


 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,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
 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,洛洛心想。


  她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。


  ……


  塞瓦斯托波尔,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,贸易发达。人们富足安康,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,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,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。


 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,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。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,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。


  但是好死不死的,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,父亲好像还认识他,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。


  对方才几岁,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?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……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,反正就是吃醋了。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,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。


 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,开口就要戒指。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。怀特也想辩解什么,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,出了名的赌博败狗,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。


  好了,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,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,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,真是亲爹亲妈啊。


  “呃……杰克?”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,低声询问道。


  “嗯。”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。


  “那啥,真是……不好意思,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。”


  “没事。”杰克微笑。


 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,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。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,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。


 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,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,有男有女。


  “不是在当铺吗?”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,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。


  “呃……当铺嘛,你懂啦,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,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。”


  杰克点点头,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,这家赌场门口挂着“澳门皇家赌场”的牌匾,甚是嚣张。


  “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,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?”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,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。


  “你你你,我特么社保。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,他的赌运是真的菜,十有九输。


  “我们来拿回戒指。”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,开口道。


 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。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,发起了愣。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,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。


  “哦哦哦”,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,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:“小赌神,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?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!”


 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?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。

吴明说罢拿了张卡,里面有四万元,作为侦探费预付给他。而且保证事成之后,自己再当重谢。朱卓答应下来,可是,基本没有什么线索啊。就在这时,吴明又打他的手机,告诉他,自己那儿还有线索,让朱卓快去。朱卓忙告诉他自己马上就来,话没说完,手机那边,吴明突然传来叫声:“不……别……啊─”

朱卓心里一惊,连喊几声都没人应。他觉得吴明可能出事了,于是拦辆出租向吴明家赶去。到了地方,吴明家门开着,屋里窗帘拉着,一片漆黑。他连喊:“吴明,吴明!”不见人答应,突然被什么一绊,一跤跌倒在地上,身下软乎乎的,拉开窗帘一看,竟然是吴明。吴明胸口满是鲜血,看来已不行了。看见他,垂死的吴明道:“不接手这个案……就算了,可为什么要……杀我?”

朱卓大惑不解:“我?”

吴明气喘吁吁地说:“不是你……能是谁?”

朱卓迅即明白,有人假扮自己来杀吴明灭口。对,那人一定知道吴明请自己侦破案件。于是假扮自己,将吴明刺成重伤,这样,吴明一定会告诉警察是自己刺伤他的,那样一来,玉的丢失,也可顺茬推在自己身上。

果然,吴明说他已报案了,警察马上就到。

朱卓头上冷汗直冒,突然看见一张面具扔在地上,拿起来一看,是仿画自己的,非常逼真。这个杀手戴着这个面具,黑暗之中,吴明当然以为是自己。杀手达到目的后,慌乱中,很可能不慎把它丢在了这儿。

他拿了面具让吴明看,吴明一把攥住他的手:“我……冤枉了你……”然后,吴明张着嘴竭尽全力道:“他虽……蒙面,可小指……是……断……指……”然后,停止了呼吸。

朱卓落下泪来,他知道警察快来了,到时自己将百口莫辩,拿着面具能说明什么呢?警察一定会认为自己欲盖弥彰。他得逃走,找到真凶,替这个死不瞑目的受害人报仇。

刚回到家,外面响起敲门声。他开了门却没人,门下放着封信,打开来,一叠照片落下来,照片上,他浑身血淋淋的,站在死去的吴明身边。他脑袋嗡一响,直觉告诉他,他去吴明那儿,杀手并没逃走,而是躲在暗处偷偷拍摄了这一切。目的无他,就是为了栽赃陷害。

果然,他手机随即响了,一个声音道:“你杀了吴明。”

他驳斥:“不,是你。”

对方告诉他,自己有证据。现在,自己只有一个小小要求,这件事他最好别查,不然,自己会把照片贴到网上。朱卓气坏了,发誓自己绝不会停止的。对方狠狠道:“好吧,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说着,狠狠挂断。

朱卓有点饿,出去吃了碗面条,回家已是晚上八点左右,他掏出钥匙刚打开门,就嗅到一股恶臭,一个东西落下来,撞在脖子上,毛茸茸的。他一把抓下来,竟是只死猫。猫的脖子上放着张卡片:听我的,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。随之,他的手机响起,一个声音轻问道:“感觉如何?”

他咬咬牙,冲入屋内,打开窗子朝外望去。花园中站着个人,隐约的灯光下正在打电话,那人戴着墨镜,不时抬头望着他的窗子。他猜测,自己回家推门,电话马上打来,说明那人就在附近。现在看来,可能就是这个戴墨镜的。晚上戴墨镜,也是可疑的。他一边打电话,一边悄悄出门下楼向花园走去。走近了,听见那人在笑:“不听我的,你死去吧!”

朱卓冷哼着扑了过去。那人一听风声,回头一看,拔腿就跑,朱卓使劲追了过去。

这儿靠近城中村,那人钻入一条小巷,身子一闪进入一扇门中,朱卓也随后冲进去。

房内灯亮着,里面空空的。他正到处找着,身后传来声音道:“你要找的在箱中。”他回头一看,是个胖子。胖子走过去,一只手一翻,一个沙发套被掀开,里面是中空的,堆着一摞摞的钱。朱卓一惊,猛地醒悟过来,最近新闻播报,有两个蒙面人抢劫银行,抢去大量钞票,很可能就有眼前这位。他结结巴巴道:“你……是银行劫匪?”

胖子白着眼:“你不是在抓我们兄弟吗?”接着恶狠狠道,自己最近接到信息,他们抢银行的事被一个叫朱卓的私探盯上。他以为是传言呢,没想到,今天这私探真上门来了。说着,亮出匕首。朱卓忙申明,他在寻找一个嫁祸于自己的人。

胖子冷哼道:“小子,无论是与不是,你知道了一切,就别想活着离开了。”说完,喊道,“兄弟,一起把这小子做了。”随着叫声,戴墨镜的走出来,拿根绳子,让朱卓把自己的脚绑上。在匕首威逼下,朱卓只有照办。然后,戴墨镜的走过去,把朱卓的手绑紧。

胖子很满意,说就这么办,把这小子抬出去活埋了。就在胖子俯下身来抬朱卓时,一根木棒狠狠砸下来,胖子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,打死胖子的正是戴墨镜的。戴墨镜的笑着取下墨镜,不是别人,竟然是白天死去的吴明。

皇宫里的玩具真是

古代玩具集大成者

看完这么多小皇子的“宝贝”

各位“大朋友”们

是不是也蠢蠢欲动了呢?

版权归原作者,仅供学习交流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商务合作请加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